当前位置:
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清风文苑
旧俗
时间:2019-09-29 16:20:56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标识牌上“安顺镇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”几个字在廊灯幽微的光影下看得并不十分真切。

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急匆匆闯了进来。 

 “噢,你来得正好,这是我刚草拟好的《富安县城“中元节”祭祀活动秩序综合整治方案》,你看看。”主任把桌面上的信笺推给了张生,信心满满道:“我们之前做的群众意见调查和文明祭祀倡议宣讲效果都很不错,我想着是时候向县政府领导递呈这份倡议书了。”

张生细细翻看了眼前的一沓信笺,只见字体工整,内容实,表意准确通畅,已然明白主任的良苦用心。

张生来来回回看了半晌,原本平滑的眉头渐渐紧了起来, “主任,有件事情我不知该不该说……”

主任半轮起眼睛,疑道:“什么事?”一面说着,一面将倒好的一杯茶推到张生面前。

“主任,现在正是县委新一轮党员干部考察的重要阶段,您这些年来一直积极响应党中央提升全民精神文明素质的号召,带领大家破陋习,易旧俗,所做的努力和成绩大家都看在眼里……”

张生语意未尽,便被主任斥断:“说重点!”

张生轻咬了一下嘴唇,“今天下午我回院儿里给我妈捎点东西的时候,见到佟阿姨不知道从哪儿捯饬了一些冥币纸扎堆在门口,看着甚是瘆人。”

“我妈?她怎么……”江嵘深知自己母亲的脾性,从不相信鬼神邪说的她如今做出这些举动,心中疑窦丛生,忙道:“我回家看看!”说着,披了外套急奔了出去。

十来分钟的车程似乎在今日显得格外漫长,江嵘回到家,果然见到母亲屋中堆放了七七八八的各色纸扎,母亲闻声推开房门出来了。

“你回来啦!”母亲冷冷道,并未看向他,只来回地屋里瞎忙着。

“妈,你明知道你儿子的工作性质,为什么还要做这些,我在外面呼吁打破旧俗时弊,宣传精神文明建设,结果旧俗却出现在自己家里,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?”江嵘急眼道。

江嵘母亲一把扔下手中活计,喝道:“你是党的儿子,是政府的儿子,是所有群众的儿子,却唯独不是我的儿子,既然你觉得我丢了你的脸,拦了你的路,那将我捆了去批斗便是。”

听到母亲的话,江嵘想争辩什么怕也是不能了,只恶狠狠地甩门而去。

江嵘回到公租屋内天已全黑,独自瘫坐在沙发上,一面是多年工作如同付之一炬的愤恨,一面是与母亲恶语相向的愧疚,心绪交结,胸臆难平。

“叮咚!”

江嵘打开手机,只见弹出一条微信消息,是妹妹发来的,写道:“哥,你别怪妈,她听说你最近在做中元文明祭祀的改革工作,妈知道,只要咱们社区哪家有陋习恶弊,你定会去做工作,所以闹了这么一出,不过想叫你回来看看她。”

一时间,江嵘只觉得双眼朦胧,粗略算来,自己这几年一直忙于工作,上次回家陪母亲吃顿饭都已是半年前的事情了。

江嵘思绪潮涌,套了衣服,踩了拖鞋忙不迭奔回大院,只见母亲屋里灯火熹微,却在深夜漆黑的周遭中耀眼夺目。

江嵘急急上了楼,掏了钥匙,冲到屋内,想必是母亲听到动静以为是遭了贼,持了一根半丈长的木棒,披了外套,赤足立在客厅中央,身子的微颤若不是因为那抹弱光定极难察觉。

“妈……”江嵘紧着嗓子,极力地挤出一丝声音。

“儿子?”母亲有些惊诧,滑脱的木棒顺势落下,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击打声响。

母亲从外套夹层口袋中取出一张布满折痕的照片,指尖摩挲着,唇角扬起微微轻弧道:“我这几天总梦见你爹,跟我说好多好多话。”母亲顿了顿,“可醒来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说了些什么。”

“妈,这周我申请调休,您之前不是说想去趟北京吗,咱这就去,去看看天安门,去爬爬长城……”

“我想带上你爹的照片一起去,就像他一直还在我们身边一样。”母亲声色细腻,转而稍显落寞,“我这样的想法算旧俗吗?”

“一家人在一起,是需要传承的旧俗。”江嵘看着母亲,双眸中映射着窗外如丝线般柔和的银白月光,温柔静谧的蜿蜒流淌,涓涓入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下湄桥街道下湄桥村  黄敏)

      


版权所有:中共郴州市北湖区纪委 郴州市北湖区监察局
地址:郴州市北湖区骆仙西路2号 电话:0735-2220262 邮箱:bhjwxcb@126.com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湘ICP备16007221号-1